设为首页  加入收藏
2014年7月21日例会学习资料

发布时间:2014-07-21 09:11    浏览量: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

 

懂点科学,锤炼思维

——与领导干部谈素养(三)

对手握公权力的领导干部而言,科学思维不仅是认识世界、分析问题、做出决策的基本方法,更是充实心灵、塑造品格、坚定信念的精神资源。

微信悄然流行,改变即时通信格局;智能手机异军突起,让移动互联更加精彩;嫦娥携玉兔登月,激发人们对天上宫阙的无尽遐思……没有哪个时代像今天这样,科学以如此贴近生活的姿态,深刻地影响着个人与社会的发展。

走过“师夷之长技以制夷”的洋务运动,高举“德先生”“赛先生”的思想启蒙大旗,自从现代科学随着西风东渐传入中国,我们就对科学技术饱含热情。犹记毛泽东同志信心满怀:“科学技术这一仗,一定要打,而且必须打好。”及至今日,“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”的理念已深入人心。然而,一些领导干部仍心存疑虑:专业的科学知识,与日常工作究竟有何关联?领导干部真的需要懂点科学吗?

的确,落实民生政策、改善基层治理、疏导社会情绪、化解社会矛盾,乍一看都无需太多现代科技的专业知识。于是乎,在一些人那里,科学变成了“物”的哲学,而社会�理者则只是致力于“人”的学问。这种直线式的思维、功利化的视角,看似有理有据,实则谬以千里。

从转基因食品到环境安全,从“垃圾场不要建在我家后院”的邻避效应,到对二甲苯(PX)化工项目辗转各地引发的群体性事件,现代社会的很多矛盾都与专业性的科学问题产生关联。就拿屡屡发生的对二甲苯项目冲突来说,信息公开不足、官民互动缺失固然是重要原因,但是科学常识匮乏、科普工作不够也是重要背景。不同群体的利益诉求各不相同,领导干部如果不具备充足的科学知识,以其昏昏使人昭昭,如何最终获得信任、求得共识?

作为一种知识体系,科学确有其专业边界,但是作为一种思维方式,科学又岂受范围限制?尤其对手握公权力的领导干部而言,科学思维不仅是认识世界、分析问题、做出决策的基本方法,更是充实心灵、塑造品格、坚定信念的精神资源。一些领导干部不信马列信迷信,不问苍生问鬼神,痴迷于烧香拜佛,热衷于堪舆风水,被王林之类“大师”弄得迷迷糊糊、神魂颠倒,导致信仰失坠、信念动摇、道德滑坡,不能不说与缺少科学思维大有干系。

恩格斯说过,“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,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”。在这个“科技改变世界”的时代,学习科学知识、锤炼科学思维,是领导干部的基本素养。懂点环境知识,应对“环境敏感期”的挑战就能多一份从容不迫、少一点慌不择路;关注技术前沿,促进创新驱动、推动转型升级就会更具前瞻性和预见性;把科学思维融入工作流程,就会多一些实事求是、尊重规律,少一些拍脑袋的随意、一言堂的傲慢,从而切实提高科学执政和科学决策的水平。事实上,掌握科学知识,也是回归常识、敬畏自然的过程;运用科学思维,也会体现为尊重程序、遵守制度。而这,不正是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吗?

更应看到,科学也是一种社会文化。我们常说,“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决定着中华民族前途命运”,但如果社会的管理者对科学一窍不通,整个社会也不能形成尊重科学的心理基础,那么学有专攻的专业人士如何独善其身,科技创新又如何能破浪前行?“党是全社会的表率,领导干部又是全党的表率”,领导干部带头尊重科学、学习科学,就能将科学精神遍洒社会,在全社会涵养学习科学知识、崇尚科学精神、锤炼科学思维的文化土壤——只有这样的土壤,才能孕育科技创新的兴旺生长。

“自然力的征服,机器的采用,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,轮船的行驶,铁路的通行,电报的使用……过去哪一个世纪能够料想到有这样的生产力潜伏在社会劳动里呢?”马克思曾这样慨叹科学技术的伟力。回望历史,正是科学开辟了整个世界的现代化蓝海,开启了人类前所未有的文明高度。今天,在改革攻坚的深水区,我们闯关夺隘不能没有科学知识,更不能缺少科学思维,学科学、用科学,正该成为领导干部的基本素养。

 

看点国学,涵养底蕴

——与领导干部谈素养(四)

国学传统中俯拾即是的为人之要、处世之道、治理之策,当是领导干部修齐治平的优秀教材。

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,“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”……不久前,习近平主席在韩国访问时信手拈来引用古诗,比喻中韩关系发展会有新机遇、新境界,阐释友邻之国应该同舟共济、携手共进,生动自然,又深刻有力,引发媒体聚焦解读。实际上,只要稍微留心就会发现,此前习近平同志许多讲话都会融会经典、不落痕迹,不仅给人思考启迪、让人印象深刻,也以厚重的国学根底,向世界展示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与中国领导人的文化修养。

多看点国学,能滋养一个民族的精神气质。记得20多年前的一个傍晚,著名学者季羡林应邀为北大学生讲讲“国学”,一个在当时颇显冷僻的题目。季羡林劝同学们找一个小教室,以免人太少,“面子不好看”。出人意料的是,能容下400人的报告厅,连台阶上都挤满了人。在当时“商品经济”刚刚兴起的中国社会,这让季羡林热泪盈眶,认为大家对国学的热爱“顺乎人心,应乎潮流”。的确,作为中华文明的观念载体,国学在一代人的时间里花开满树,标示着中国作为文明型国家崛起之后的“精神还乡”。

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,很少再有人视国学为“封建糟粕”。在很多领导干部的办公室,都摆放着成排的古典名著,然而,摆了不等于读了,更不等于懂了。一些领导干部学历不可谓不高,能力不可谓不强,但总让人感觉缺了点修养,少了分厚度。一些领导干部在对外文化交流中,当别人侃侃而谈荷马、西塞罗等他们传统中的“国学”时,竟腹中空空不知何以应对。以这样的素养,如何成为文明的担纲者,又如何成为核心价值观的承载者?

国学不是摆几本线装书和假古董,也不是穿套汉服或唐装,更不是风水、堪舆、预测之学。通过去芜存菁,国学中的精华不仅属于中国,也属于世界。事实上,早在1718世纪,中华文化就已是欧洲宫廷中的时尚,文化巨匠伏尔泰根据《赵氏孤儿》改编出戏剧《中国孤儿》,在巴黎上演后轰动一时。时下“汉语热”持续升温,孔子学院落户世界各地,也展示着中国文化的迷人魅力。这份宝贵的遗产,更应该成为党员领导干部砥砺情操、促进人格修养的宝库。孔子“登泰山而小天下”的视野,贾谊“察盛衰之理,审权势之宜”的智慧,苏轼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豁达……国学传统中俯拾即是的为人之要、处世之道、治理之策,当是领导干部修齐治平的优秀教材。

正如学者所说,中国传统需要“创造性转化”。领导干部学国学,应该用知古鉴今的学习立场、多元开放的文化心灵,汲取传统经典中奔腾不止、自强不息的进取意识,并用之于当代社会。